宛在水中央

關於部落格
倒影,立在石上低頭回顧自己。
逝者如斯夫。
  • 181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ne Night in 汽車旅館(02)

〈One Night in汽車旅館〉02

  將吹風機切回靜止狀態,一直有意無意拖延時間的切島銳兒郎緩緩轉頭瞥向浴室門。一旦推開那扇門重新回到對面空間,促成最糟糕情況的所有要素就齊全了,唯獨心理準備連個碎片邊角都湊不完整,不過最懊惱的還是發現這點的人恐怕只有他,若爆豪勝己老早想到,他們連踏進這裡的機會也不會有。


  「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沒事沒事,我們只是因為沒趕上末班車才到旅館過夜,總不能睡在路邊嘛是不是?對對,只是來睡覺而已,別想太多啊切島銳兒郎!冷靜!像個男人!」


  反覆深呼吸,反覆握拳,宛如壯士斷腕,切島銳兒郎將吹風機塞回牆壁凹槽,氣勢洶洶地一把推開浴室門板,盤腿坐在床中央的爆豪勝己一瞧見他,立刻收回按捏上臂膀的動作,假裝頭髮還沒乾透繼續揉擦擱在頭上的毛巾,不知怎麼,他竟因這意圖掩蓋什麼的畫面卸去了所有緊張。
   「爆豪,手還痛啊?」

  「啊?!你瞎了眼沒看到我是在擦頭髮嗎!」

  「噗哈哈......你很愛逞強耶。我髮尾也還有點濕濕的,你順手幫我擦擦怎樣?」

  「膽敢使喚老子,想被炸成灰是吧?」

  「不然我幫你擦?」

  「滾!不用你多事!」


  儘管罵咧咧地叫人滾,對於他靠近床鋪並摔坐出一波反彈力道的行為,爆豪勝己僅僅撇開視線,默默擦拭不知何時才會全乾的頭髮。房間莫名陷入靜無人聲的狀態,可爆豪勝己清楚,鄰近在側的那個傢伙正笑得一臉白癡,彷彿才剛發生什麼令他雀躍無比的事情。
 

  焦躁喧鬧地籠罩全身,粗魯丟開一點意義也沒有的毛巾,爆豪勝己伸長手臂撈過床頭櫃上的電視遙控器,試圖製造其他聲響蓋過寂靜的吵嚷。瞧著眼前這幕,一抹不好預感瞬間閃過心頭,切島銳兒郎連忙收起嬉笑撲上去抓住爆豪勝己右臂,卻終究來不及阻止紅外線觸動感應。罵人字眼才落下一字半,電視螢幕跳出的畫面頓時斬斷劍拔弩張--饒是爆豪勝己也無法在背景音充滿AV女優的嗯嗯啊啊中叫囂怒吼吧?


  齊齊定格約莫一秒,再有動作時切島銳兒郎已經搶先奪過遙控器關掉電視,並緊抓身邊人手腕不讓他炸毀那臺無辜電器,「冷靜點冷靜點!你要是炸了那臺電視,我們就得花錢賠償啦!」

  「哈?!管那麼多!這什麼破旅館播那啥......!」


  話到半途全卡在喉嚨裡,切島銳兒郎一時半會兒也擠不出化解尷尬的句子,不是因為電視機如猜想一般播了不妙的影片,而是爆豪勝己佈滿紅霞的側臉和耳廓讓他腦中一片空白。
 

  抽回被圈住的手走下床,爆豪勝己突然關燈嚇得他像無意識發動了「個性」僵在原地,一句「爆豪你幹嘛」硬是斷斷續續同字相疊說不完整,不料再次回到床上的人絲毫不理會他,拉開棉被丟來一句「睡了」就自顧自側躺入眠。
 

  ......這發展好像哪裡不對吧?熟悉黑暗後終於能見輪廓以外的東西,切島銳兒郎愣愣注視不照劇本來演的爆豪勝己,最後卻也只是跟著拉開棉被滾進屬於自己的那半床位。不然他還能怎麼?難道要把對方拉起來說「我們現在應該要天雷勾動地火才對」?不過經歷那番鬧騰,想就此睡去未免太強人所難,來回換了幾個姿勢,睡意依然不給面子硬是不來,所以無論腦袋還胸口皆是一團亂哄哄的切島銳兒郎毫不猶豫打擾起身旁的人。


  「爆豪。」背對他的身影毫無動靜,「爆豪,你睡了嗎?......喂,爆--」

  「你他媽的煩不煩?!」


  猛然翻過身順便附上一記肘擊,右肘並未如期撞上結實肌肉,而是遭柔軟床鋪反彈,本該躺在那裡的人在爬起來時恰巧躲過那波攻勢,反倒彼此的視線與呼吸撞個正著。


  窗簾厚重得透不進半點光,所以對方眼底的閃爍肯定出自想像或幻覺,不等他細看,粗魯重壓便襲上後頸,舌齒間傳來磕碰的疼,卻迅速被彼此互相爭逐的舔舐吻吮所淹沒。盤據肺葉的紊亂在胸膛緊貼胸膛的同時自主消散,重新燃上令全身血液沸騰的火;壓制頸部的手不時狠狠攫住仍帶點濕氣的髮梢,又不時鬆開五指順著頸線抓向臉頰、肩膀。


  他不要命摸進背心底下一瞬間緊繃的腹部肌理;他撕扯獵物血肉般撩開休閒衫劃出一道道烈焰焚野。唾沫趁幾番改變封住彼此口腔方式的間隙向低處洩流,沾濕爆豪勝己耳下皮膚、替床鋪渲染一小畦深色水漬;鼻息的深沉與不規律和衣料廝磨的頻率達成正比,這下沒有誰的頭髮還不貢獻點水蒸氣,乾了又濕。


  手下撫觸才要從側腰轉向胸肋,景色忽然一番天旋地轉,爆豪勝己齜牙咧嘴的氣勢縱使在漆黑之中也絲毫不見緩和,「誰准你壓著老子了?哼?!」

  「可是我想在上面耶。」

  「閉嘴!給我乖乖躺著,切島!」


  小型爆炸於拳頭間劈哩啪啦作響,顯然掐住他右腕的人打算暴力解決上下問題,而彷彿有誰在腦中點醒他,切島銳兒郎立刻反過未受牽制的左手探向長褲口袋,「等等!直接來會很慘烈你知道吧?」

  「你當我白癡?說什麼廢話!」

  「那你有準備嗎?」


  親眼見到爆豪勝己無法及時反應的機會恐怕極為稀有,就一段小小愣住的空檔,切島銳兒郎成功翻出躲進浴室前一時慌亂塞入褲子口袋的塑膠包裝,雖然最初只打算瞟一眼就放回原處,但眼下情勢不得不讓他認為這東西會被他輕易拍掉出來,肯定就是為了這一刻。


  「沒有這個的話可不能亂來喂。」

  「你......」儘管漆黑一片,塑膠品摩擦的窸窣聲與隱約瞧出的形狀仍是教爆豪勝己瞬間炸裂,「你隨身帶著這種東西嗎發情混帳--!!!」

  眼明手快叼住塑膠包裝,坐起身穩穩扣住火花即將四射的兩片掌心。任何爆破在「硬化」的「個性」面前都無用武之處,何況對方顧及了時間地點大幅縮小威力,「你誤會我啦,我也是偶然到手的。」

  「路邊撿來的啊?!還偶然!」

  「這個嘛~不是從路邊,但也差不多啦。」


  在手臂互相推擠較勁間傾身湊到爆豪勝己無從防備的嘴上,前一秒還在大吼大叫的喉嗓只剩沉溺於唇舌交纏的悶哼,隨地心引力落回腰部的衣襬再次於急切中撩高,怎麼順勢替彼此脫去上衣的實在沒人有那心思在意,倒是不必騰出手阻止爆豪勝己點燃火藥,切島銳兒郎才終於尋得空隙重新將掉到大腿上的塑膠包裝握進手中。
 

  結束一段比起親吻更適合以撕咬相稱的相濡以沫,切島銳兒郎舉起掌中物,試探性問了聲「繼續?」此舉果不其然激起爆豪勝己大動作突襲,然而習慣從右邊先出手,加之他的反應早被預測,氣勢兇猛的搶奪便直直撲了空,更別提「硬化」的拳頭將東西密實包裹,除非像體育季時那樣炸到對方露出空隙,否則挖出那包的勝算根本是零。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