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關於部落格
倒影,立在石上低頭回顧自己。
逝者如斯夫。
  • 181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ne Night in 汽車旅館(01)

 天空這陣子也太抽,今天終於能正常發文了。沒想到當初隨便腦洞一下的坑會長得這麼大,難道這就是切爆的魔力嗎?(摀心臟)
大概是會哭的咖醬太可口吧,嗯,好像突然找到正解了,雖然我花了超多字數才真的讓咖醬哭出來。



CP:切島銳兒郎X爆豪勝己


One Night in 汽車旅館〉01


  「這燈光還真不是普通昏暗耶。」

  循著牆壁摸黑按下開關,切島銳兒郎順勢對籠罩於暗橘燈光下的窄小房間做出評價,卻只得到被他擋在門口的爆豪勝己一句「滾開爛頭髮」。
 

  自掏腰包外宿,這筆開銷本不該出現在今日行程內,要不是稍早面對的敵人動作靈活、到處亂竄,難纏程度又堪比曾引起社會關注一時的「淤泥怪」,哪裡會遭遇在外縣市錯過末班車無法返回雄英高中的窘境?明明是取得臨時執照後第一次執行英雄任務,如此不漂亮的收尾對秉持完美主義的爆豪勝己而言無疑和「恥辱」兩字牢牢搭上邊。
  「喂,爆豪,給你先洗吧!那雙手還是早點熱敷舒緩一下比較好。」

  切島銳兒郎推開位在最裡頭的門確認衛浴設備還算齊全,臨時決定入住的這間旅館價位偏低,雖然說不上破爛,但從連接一樓停車位和二樓房間的那段樓梯又暗又窄、房內空間基本都讓給床的情形來看,發現一兩樣必備用品缺少的可能性實在很大。


  「......哈?你什麼意思?」將龍手隨意丟到床邊僅容一人走動的地板,夜裡稍嫌響亮的碰撞更加襯托他因盛怒而扭曲的表情,「這是在瞧不起我嗎?啊--?!」

  「不然你要讓我先洗喔?」

  「廢話!誰准你搶在前頭,當然是老子先!」


  自動讓出走道給爆豪勝己,面對意外經得起甩的浴室門,切島銳兒郎習以為常地開懷咧嘴。那傢伙真是老樣子不能忍受別人讓他,就算手臂因為「個性」使用過度而陣陣抽痛是事實,也不允許開口提起,所謂「關懷」在爆豪勝己眼中跟訕笑他能力不足沒兩樣,但切島銳兒郎老是忘記這點,應該說他本來就沒顧忌過這樣的態度倒底會不會惹火對方。


  「話說回來,這裡的裝潢也太詭異了吧?」


  試著敲了敲感覺稍微用力一揍就會破個大洞的木板牆,難怪每間房都是獨立一棟分成上下兩層的矮屋,這種薄牆若像其他旅館那樣連成一排,鐵定連躡手躡腳走路也能教隔壁聽見。
 

  轉頭環顧房內陳設,沒有供人掛衣擺鞋的衣帽櫃、沒有獨立於盥洗室外的梳妝鏡、沒有冰箱、更沒有沙發椅,除卻床和床頭燈以及會讓密閉空間恐懼症患者發瘋的浴室,勉強能稱上有誠意的東西大概只有那片被厚重簾子遮掩的落地窗以及機型老舊的電視,再來還有牆上那個......粉紅色轉蛋機?


  「那是什麼東西?」


  繞過一不小心就會磕碰小腿的大床來到長方形轉蛋機前,機臺架設位置剛好在房門同側,所以開門時根本沒發現。先不提那顏色在這昏暗屋內顯得特別格格不入,沒有任何圖文標示,從外觀根本看不出裡頭裝著什麼,切島銳兒郎再次掃視身後,察覺多半會擺在桌上的衛生紙盒並不存在於這個空間,便認定眼前的機器販售的絕對是袖珍包衛生紙。


  「喂喂喂,哪有旅館衛生紙還要另外買?搶錢吧?」


  沒有多想地往轉蛋機輕拍兩掌,也不清楚是機器故障或其他原因,竟有東西從中掉落下來,切島銳兒郎反射性往後一退,卻受狹窄空間限制絆到床緣跌坐上頭。


  「什、我就隨便拍個幾下,沒這麼容易壞吧喂?」


  懷著不小忐忑重新起身靠近機臺,擔心碰觸會造成更嚴重的結果,切島銳兒郎只好靠雙眼來回大致看看,最後憑藉讓人很懷疑其可靠度的直覺推測轉蛋機應該沒壞,只是有些老舊所以恰巧在拍擊中讓裡頭的物品鬆動摔出。認定了一切只是意外,切島銳兒郎的心思立刻從機體本身轉移到那個掉落的東西上,儘管剛才只有驚鴻一瞥,但以袖珍包衛生紙而言那個形狀未免太薄太扁--無償索取不是男子漢當為,可他就拿來瞧一眼再放回去應該沒關係吧?
 

  伸手探入出貨槽,光滑的塑膠材質帶來一瞬間不大對勁的預感,然而趕在反應過來之前手上動作早先完成,接著他便這麼硬生生僵住原地。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這什麼、什麼鬼?!」


  大抖著手直盯諒他再笨也知道是什麼的兩截式塑膠包裝,上半塊四邊扁平、中央略微浮出圓形輪廓,下半塊則帶點重量捏起來裝有液狀體,這如果不是那什麼保開頭套結尾、外加造成滑不溜丟效果的用品,他就把這包吞下肚!


  「為為為為什麼旅館裡會賣這種東西!!旅旅旅館是給人睡覺的地方吧!對吧!喂!」


  內心動搖得太過厲害,一不注意又以相同動作、相同角度絆到身後的床一屁股摔坐在上,從掌心傳遞而來的柔軟觸感讓切島銳兒郎赫然發現還有一項格格不入之處,彷彿整個房間砸最多錢和心思的就是這裡,最重要的,他現在才真正意識到他們在大半夜好不容易找著的落腳地,內部所配置供人躺臥歇息的床是一整張大床。
 

  獨棟矮屋設計、昏暗燈光、粉紅色轉蛋機、單一大床。為什麼這間旅館的裝潢陳設一直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他算是領悟了。


  「喂,爛頭髮--」

  「哇喔唉--!!!!」


  正洗好澡開門出來叫人,坐在床邊的傢伙卻突然電到似的用力跳起,並以極度古怪的姿勢夾帶怪叫背貼牆,看他的眼神更像看見鬼。


  「吵死了白痴!鬼吼鬼叫個屁?!換你洗了啦!」

  「呃、喔,這這這樣?啊哈哈......我剛剛、對!在冥想!你突然出聲音害我嚇一跳,應、應該沒吵到別人吧?哈哈哈......」

  「......你腦子被門夾到?」


  慌亂地繼續以傻笑打馬虎眼,切島銳兒郎三步併兩步閃過爆豪勝己身側,極其迅速將自己鎖進浴室,可惜充斥腦中的各種衝擊並沒有隨著隔離而冷卻多少,應該說......在爆豪勝己穿著背心與寬鬆長褲從冒著潮濕熱氣的浴室走出來後,那個「慘了超級不妙」的感覺就如誤踩戰地地雷般連環爆得他沒有一處是好的。


  「見鬼,剛剛訂房的時候怎麼都沒想到這個問題啊啊啊......」


  旅館是給人睡覺的地方?嗯,的確,是給人「睡」的地方無誤。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