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關於部落格
倒影,立在石上低頭回顧自己。
逝者如斯夫。
  • 181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倍數相乘(下)

〈倍數相乘〉下

  然而事情未如預想的發展,卻也以另外一種形式變得更糟,當時那個人是怎麼說的?似乎是這樣吧--不愧是我安德瓦的孩子,挑人的眼光果然很有遠瞻!那女孩的「個性」和腦袋作為後援絕對能帶來莫大幫助,選得好啊焦凍!
  不,不對,他對八百萬從來不是抱著那樣醜陋的心態,但為什麼一種名為「安德瓦」的詛咒就這麼侵入骨髓,讓他逐漸自我懷疑起來,甚至在戰鬥訓練中對於自己與八百萬的默契竟也一瞬閃過「選擇她果然正確」的想法?儘管看不見,也不曾有人告訴他,不過從那以後每每面對八百萬,他一定總是難以自制地流露痛苦吧,否則有關離別的對白怎會出現在他們之間?
  「不要緊,你只是需要時間好好思考,所以......轟,我們分開吧,等到你想明白,往後該怎麼做,自然就會有答案了。」
 
  八百萬的語調、神情是那般平穩沉靜,他卻感覺眼前的人正哭泣著,或者其實是自己的心太過難受,才連帶將屬於自身的情緒投射到對方身上。
 
  「我到底是怎麼想的,我不明白啊......」
  瞧轟焦凍又將帶著燒傷的左臉埋入掌間,綠谷出久搔搔腮頰,神情略顯侷促,「轟同學很認真地在煩惱,所以這麼說可能有點......可是在我聽來,問題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啊。」
 
  大大出乎意料的回答令轟焦凍迅速抬起頭,擔心他被那番風涼話似的發言惹惱,綠谷出久的手再次揮弄著不明所以的弧線。
 
  「哇啊啊啊啊!我我我我不是說轟同學的煩惱沒有意義!就是、因因因為從剛剛的話裡很明顯可以知道你非常珍惜八百萬同學,不然也不會在認為自己傷害到對方的時候這麼難過,所以、所以--那個......」用力嚥下口水,紊亂字句突地轉為沉穩而篤定,「我覺得,光是這點就和安德瓦完全不同,不是嗎?」
 
  沒發現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看法已經在轟焦凍腦中造成怎樣龐大的重擊,綠谷出久侃侃而談的開關一開啟便如流水般傾瀉不斷。
 
  「轟同學和八百萬同學各方面都很優秀,彼此既能契合又能互補,戰鬥訓練中相得益彰再正常不過。知道和誰搭檔可以展現雙方最佳的狀態也是身為英雄應該具備的能力,因此轟同學覺得和八百萬同學合作是正確的,相對來說八百萬同學一定也認為選擇跟轟同學一起戰鬥是明智的吧!和強迫或是高姿態沒有關係,單純只是信賴對方不就證明你們心意相通嗎?」
 
  結束幾乎沒有換氣的一長串見解,驚覺轟焦凍好似瞪大雙眼注視他有段時間,綠谷出久不禁陷入慌張不安,他不是當事人更不曾有類似經歷,如此煞有其事做出結論不知妥不妥當?
而顯然這份忐忑是多慮了,本只存在陰霾的視線撥雲見日般明亮起來,幾不可見的笑意染上不再緊抿的唇,夾帶一絲嘲笑自己愚鈍的味道。明明答案一直近在眼前,他居然繞了一大圈,致使自己越走越遠之餘還迷了路。
 
  「綠谷,謝謝你。」
  「誒?轟同學想通了嗎?其實我也只是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嗯,總之,沒事就好!還有,那個......我們是朋友啊,互相幫忙是應該的。」
 
  自知接下來的時間應當留給轟焦凍以及目前並不在場八百萬百,綠谷出久做了個加油打氣的握拳手勢,道過別後便往學生宿舍的方向離去。
  沒有目送走遠的身影直至消失,轟焦凍起身掏出手機就往學校大門跑。儘管已經有些時日沒能好好和八百萬面對面說話,但他知曉今天對方才和耳郎響香談及想到一直很好奇的市集逛逛,對她而言那般新奇的地方,鐵定會逛得很久。
 
  「......轟?」手機一端綿長的鈴聲終於切斷,他也好陣子沒能靜下心來聆聽八百萬的聲音。
  「妳在哪裡?」
  「咦?我不在學校,剛買完東西正在回去的路上......」
  「告訴我確切地點。」
  儘管困惑,八百萬百還是報上距離自己所在最醒目的地標,隱約聽見另一頭傳來略快的喘息,猜想對方應是邊跑邊播這通電話,加之語調中掩飾不住急切,她不免擔憂地詢問:「轟,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有,只是想馬上見到妳。我想見妳,八百萬。」
 
  靜默從耳邊擴散開來,轟焦凍無從得知電話彼端的人此刻是怎樣一個表情,他倒也沒花太多心思糾結,僅僅追加一句「等我」就切斷聯繫。
  要是這個社會並未限制「個性」的使用,他早能踩著冰晶道路抵達八百萬身邊了,相澤老師口中的「不合理」確確實實是「不合理」啊。


 
  一腳跨入目的地公園時,夕陽正巧鋪散在從座椅上起身的八百萬背脊,急促的呼吸更進一步擾亂視線,讓轟焦凍看不清前方藏於逆光之中的臉。
 
  「轟你......難道你是一路跑過來的?」
  收回俯撐兩膝的手抹去顎下薄汗,最後一次調適呼吸,率先吐出的字句卻和問題毫不相關,「我喜歡妳。」
 
  向他跨出一步的八百萬赫然頓立原地,脫離逆光後無論是聳起的肩膀抑或驚訝中略染羞澀的表情,全部一覽無遺。
 
  「我想明白了,耗費這麼久的時間......對不起。對不起,讓妳說出『分開吧』那種話;對不起,讓妳感到不安。我沒事了,不會再感到迷惘,所以、妳也不必再傷心了。」
 
  僵住的人微微張嘴似乎打算說些什麼,可惜不由自主的顫抖徹底阻礙聲音,而手掌又趕在第一道嗚咽竄出喉頭前緊緊包覆任何可能洩露的縫隙。當轟焦凍正因著眼前似曾相識的舉止驚覺原來他們首次合作應對相澤消太的那回,八百萬於末了掩嘴的原因並非感到不適,琳瑯滿目的購物紙袋已毫不猶豫遭到主人拋棄,摔落地面發出足夠拉回意識的撞擊聲。
  順應直覺伸出雙手,恰恰接住奔跑著撲來的八百萬百,本可穩住的步伐在看見赫然飛掠四散的落葉時鬆去力氣,他們便這麼雙雙倒進臨時創造出來、厚厚堆疊於土地上的落葉叢。
果然不是他妄將自己的情緒加諸彼身,埋在他胸前的嚎啕大哭即是證據。眼淚浸染衣料穿透到皮膚上,是因為那些液體巧合地落在屬於冰冷的半身嗎?否則那些水珠的溫度怎會灼人得像要燙出傷疤?
 
  「對不起,八百萬......」
  哭聲漸漸隱去,吸了吸鼻子,挪動俯趴的姿勢變成俯瞰,「可以喔,要我接受你的道歉。」指節不疾不徐擦拭眼角濕意,「如果你幫我把今天所買的東西提回去,還有往後每次的份也一併接收,我就考慮原諒你。」
  「好。」
 
  不帶一絲半毫遲疑,答應得太快,八百萬百幾乎以為自己還沒說完就得到了許諾,伴隨她逐漸揚高的唇角,轟焦凍撐肘從紅葉與黃葉的懷抱間慢慢坐起,攬過她而拉近的距離讓再輕盈的言語也如鐘罄宏亮繞樑。
 
  「讓我再說一次,好嗎?」
  「嗯,什麼?」
  「我喜歡妳。」
  「......那,要再和我在一起嗎?」
  「如果妳願意。」
  「先幫我把東西提回去吧。」
  「好。」
 
  然而最後誰也沒有動作,任憑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直到星晨於天邊閃爍細小白光。
  轟焦凍忽然想念起因為倍數相乘而堆疊增值的分分秒秒。
 
 


 
--〈倍數相乘〉 完--


***


後話:
取篇名實在很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我的狀況通常是開寫的時候沒立刻想到的話,就要等到全部寫完並絞盡所有腦汁後才會擠出滿意的篇名。這次又讓我想破腦,想到很直接給他叫「少年焦凍的煩惱」,然後篇名就突然敲定了,強烈懷疑是轟少在背後操作XD
「倍數相乘」除卻代表兩種時間:一是轟和八百萬處於分手狀態又遲遲無法想通而覺得時間無比漫長,二是和八百萬復合後希望擁抱的此刻可以無限延伸;同時也代表兩人的默契與能力在合作的狀況下可以相得益彰,總之就是天作之合天下無敵的概念。
當然還有其他解釋空間,這部份就留給讀者自己咀嚼~

結果整篇最虐的地方竟是小久對轟少說「我們是朋友」那句(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