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關於部落格
倒影,立在石上低頭回顧自己。
逝者如斯夫。
  • 17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0-2 安安,你是什麼控?

10-2 安安,你是什麼控?

        「妳不覺得他很可愛嗎?好可愛!超級可愛!可愛死了!」
 
        洋甯極為小心地壓低聲音興奮吶喊,雙手甚至在空中激昂揮舞,顧及店裡有我跟小羅兩名店員在,還不至於像在演唱會現場那樣高速擺動。
 
        「喔,我是沒什麼感覺啦。」
        「真的很可愛啊!我最喜歡乾淨俐落的男生了,妳瞧他的指甲和頭髮……」
        「指甲和頭髮,是要下降頭喔?」反差萌學妹吸口草莓奶茶乾笑兩聲。
        「屁啦!我是指他的指甲修得超圓、頭髮也很乾脆啦!」
        「喔。」
 
        瞧她回應冷淡,洋甯嘴角一抽,自討沒趣地「切」了一聲。
        其實對洋甯的美好印象在第一次聽聞擲地有聲的「媽的」二字從她嘴裡飆出來時就已幻滅,更何況我早練就髒話貫耳也當是在問天氣好不好的境界。
        我清楚這個時代氣質這鬼東西真的無法填飽肚子,可我還是很想衝上前大喊兩聲「小姐請妳重視它的存在一下下也好啊拜託!」我幼小的心靈真的很難承受秀麗的外表呈現大叔才有的不屑這種違和畫面。

        「好啦好啦~我知道妳不吃活蹦亂跳的幼齒少年,妳只會巴在玻璃窗上看高挑筆挺的房仲業西裝帥哥。」
        「我沒巴在玻璃窗上。」
        「但不否定妳想那麼做。」
        「是~是~我隨時隨地都想把帥哥的衣服扒光可以了吧?」
        「不,是西裝帥哥。」
 
        反差萌學妹無語且無奈地直視洋甯,而我則是無語且驚恐地繼續聽著她們越來越刺激的對話。
        法律知識告訴我那一串驚悚對話極具性騷擾嫌疑,這個世界什麼時候進化到兩個女生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大談要不要把男人衣服扒光的開放程度了?!莫非是我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陷入兩百年的冬眠而落伍了嗎!
        話又說回來,比起阿成,西裝穿在我身上應該更得反差萌學妹歡心,依據從宅王阿茂那裡獲得的資訊(可不可靠暫時不列為考慮),西裝和黑色粗框眼鏡是再搭不過的神組合了!何況最近阿成開始走起龐克風來,和平時就戴著眼鏡的我相比,典型的智慧型男秘書形象該要更有魅力、更吸引人!
        當然,我不會忘記之前的優良店員票選,從我靈敏的直覺以及每天觀察所累積的深刻經驗判斷,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她一定是投給我!所以以西裝為前提的話她更會選我對吧?快說會選我!
 
        「對了,我記得妳不是眼鏡控嗎?怎麼不見妳對另一個尖叫?」
 
        不僅僅壓低音量,反差萌學妹大概擔心對話內容太刺激容易引起注目,直接湊近洋甯耳邊問到。
        如果我的耳力可以進化到像兔子一樣敏銳,百分之兩百絕對要歸功於她們,剛才的悄悄話居然也能清楚收進耳裡,其實世界上除了開天眼外還有開天耳這玩意兒吧。
 
        「這是比較級啦,妳不也是?妳不是說……聲音很特別嗎?」
 
        神啊祢何其殘忍!這不是在考英檢聽力可以不必把關鍵字碼掉啊!應該說,我寧可下次考英檢的時候所有聽力題目的關鍵字都被碼掉,也不要漏聽剛才那一瞬間的關鍵字!
        可是,我能夠厚臉皮推斷洋甯那句「點點點」消失的部分是在說阿成吧?因為認識阿成的人幾乎都提過他的聲音很特殊、非常好認。
 
        「嗯……是沒錯,他的聲音很有磁性、很好聽。像我爸。」
        「噗哧!」
        「先生,恁安咋?」
        我掩嘴努力將狂笑吞下肚,「不、不,沒事,抱歉,請問你還有什麼操作不明白的嗎?」
        「喔喔~嘸、嘸,多謝哩。」
        「不會,等會兒收據出來再拿來結帳就行了。」
 
        奮力壓制抽搐的嘴角走回收銀檯,瞧我臉部異樣扭曲,一旁的小羅不禁用古怪的眼神上下打量我。自從阿茂上次在店裡引起騷動後,小羅對我的印象似乎就有越來越偏離「正常」二字的趨勢,關於何時拿這點向阿茂算帳,待我仔細考慮過後再來做決定,要知道扁人也需要看良辰吉時和農民曆的。
        腦中不斷響起反差萌學妹那句超展開的發言,瘋狂大笑的衝動又要命地湧了上來,我決定等到店裡客人都走光後一股作氣給他大笑三百聲!
        忍住不笑實在是一項艱鉅任務,只要稍稍閃過阿成居然被一個大二學妹說像她爸的思緒,繃緊的腹部肌就得奮力扯住笑聲,以免它從肚子爭先恐後往外衝,搞得我像在發癲。
        掃過剛才詢問機器怎麼用的阿伯遞來的火車票條碼,反差萌學妹和洋甯也差不多吃完食物,準備起身走到垃圾桶邊丟掉紙盒。
        我此生沒有如此感激自己和垃圾桶的距離只有一公尺不到!
 
        「咦?回收的推不開?」
        我快狠準走到一般垃圾箱旁,「丟這裡就可以了。」
        「丟這裡?」
        「對,丟這邊就行了。」
 
        反差萌學妹還是有些困惑,不過店員都這麼說了也沒什麼好猶豫,兩人一併將可回收與不可回收的物品一起丟進一般垃圾分類桶,我無比慶幸今天回收的那塊推板壞掉不能用!
        有點遺憾的是,本來我還期待反差萌學妹丟垃圾的時候會加入動作配音呢,但想想我的腹部肌已經因為她的一句「像我爸」幾乎崩解,我可不想連嘴角都跟著斷掉。
 
        「謝謝。」
 
        她點頭對我一笑,隨後和洋甯繼續有說有笑地走出便利商店。
        此時此刻,我不禁回想起每次阿茂獲得一樣新的美加周邊商品,那副幸福到臉部扭曲(或者猥瑣?)的表情,我都說根本像吃了三百顆快樂丸的瘋雞,殊不知現在的自己恐怕不只吃了三百顆而是三百萬顆。
 
        「碰!」
 
        「──幹!」
 
        一聲久違的強而有力、附帶抑揚頓挫的髒字繼東西撞到牆壁的碰撞聲炸開,從三百萬顆快樂丸堆裡爬出來的我一回頭,反差萌學妹正把掉到地上的側背包包撿起、撢開灰塵。
        看樣子她在走過自動門的時候不小心讓包包撞到門框了,而且力道之大還造成包包重摔地面的悲慘命運。她一臉自然地檢查有沒有哪裡破損,憤憤低咕幾句才跟著洋甯的腳步離開。
        此情此景還真像我開始注意她的那天,她半點也不覺得頂著一張娃娃臉飆髒話有什麼奇怪,而站在收銀檯清楚聽見那聲「幹」字的小羅,表情就和當初的我一樣,內心八成驚恐得可以媲美名畫《吶喊》。
        我莫名愉悅地笑了起來,或許在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和阿茂一樣成為了反差萌控,如果她的屬性可以歸類在反差萌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