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關於部落格
倒影,立在石上低頭回顧自己。
逝者如斯夫。
  • 175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0-1 安安,你是什麼控?

10-1 安安,你是什麼控?
 
        阿茂自稱是個反差萌控。
        一開始連「控」是什麼意思都不懂的我姑且不提進一步思索「反差萌」的定義為何,就連應該要質疑阿茂那傢伙如此自稱的想法都不曾閃過。然而現在的我可以非常理直氣壯地翻白眼懷疑他,誰叫那個傢伙宣稱愛到海枯石爛還不夠、必須等到核廢料都會融化的那天才會放棄的最愛的角色「美加」,半點、一咪咪、零點零零零零零零一毫米和反差萌都沾不上邊。

        事情發生在某年某月,本來窩在寢室好好打著山豬王的我,不曉得是因為遭遇第三次慘敗導致腦神經一抽還怎麼,竟主動向阿茂提起關於美加其實並不是反差萌屬性的問題。
        難得聽到有人問起他家的親親老婆,宅王茂差點沒興奮得跳起來撞穿天花板。無視掉前面一大串莫名其妙的愛的宣言,我沒料想那個宅王最後居然一臉正經八百地說出「這就是真愛」這種令人眼神死的答案。
理所當然,我毫不猶豫用看排泄物上蛆蟲的眼神斜睨他。
 
        「你這是什麼眼神!是想質疑我對美加的愛嗎?!」背後閃著「叫我宅王」光輝的阿茂極為震怒地直指向我,「笙仔,枉費我教育你多年,如今,你竟敢如此傷透我心!阿爸不記得有這樣教你啊!」
        「阿你個頭啦。」
        「不!你不了解笙仔!所謂的真愛就是要包容她、接受她、好的壞的美的醜的萌的不萌的全都要給她用力愛下去!這才是真男人你懂了嗎笙仔!」
        無語數秒,我轉正身姿虔誠地面向書桌,「我想起明天貌似有個不做也沒關係的作業,好了我要奮起了你不要打擾我。」
        「這、笙仔!這就是你對待阿爸的態度嗎?!」最近貌似沉溺於某部號稱收視率全台首高的鄉土劇的阿茂繼續開心演,「美加水某!笙仔進入晚來的叛逆期了,阿爸我好痛心啊!」
 
        拜託不要隨隨便便換掉別人家的祖先好嗎?還有民國幾年你這個宅王和美加結婚了我怎麼不知道?想到世界上其他角落恐怕也存在和阿茂一樣瘋狂迷戀美加而到處宣揚「她是我老婆」的人類,我的心臟便忍不住小小顫慄了兩下。
        其實阿茂那一大串唬爛話也不全是唬爛,只不過要我對一個抱著二次元角色周邊商品──「OL制服之親愛的人家要上班了不給人家一個道別吻嗎?愛心~」抱枕──的傢伙認真,實在是有技術上的困難。
        可的確,除了美加這個特殊案例,會讓阿茂發出發春貓般嚎叫的人物(當然僅限二次元)十之八九都具備反差萌屬性,要說他是個反差萌控倒也不算錯。
唯一讓人小小髮指的地方,就是那個深信自己在動漫界屬叱吒風雲神人的傢伙老喜歡做些多餘的事,比如說在我問完關於「控」的問題後,他擅自開始幫忙分析究竟我是什麼控。
 
        「笙仔,來來來,快告訴阿爸你喜歡誰家的女孩子,阿爸和美加水某幫你介紹!」
        「滾,不是說了我要奮起寫不用交也沒關係的作業嗎?」
        「齁~說啦~說啦有什麼好害羞的勒~」
        「好啦好啦!我喜歡聰明伶俐有主見的小姐型這樣可以了吧?」
 
        恐怖,就算是我,面對背後不斷傳來的視線壓迫也不得不屈服,想想有誰家的室友會鏡片發光、手上還抱著兒童不宜大抱枕,像喜歡路邊搭訕的變態大叔那樣死命從背後靠近啊!為了不讓自己遭逢未知的生命危險,短暫的妥協也是種勝利的方式。
至於要勝利什麼不要問,因為我也不知道。
 
        「笙仔,你該不會喜歡被呼來喝去吧?」
        「啊?」
        「就是決定事情的時候通常都由對方一聲令下,你連發言的權利都沒有,好比說約會吃飯的地點都由對方決定、不容許你反對這樣。」
 
        雖然不到阿茂所說的程度,但我確實不喜歡連想吃什麼都一天到晚要問男朋友的女生,說好聽一點是撒嬌,講白點就是煩,比起宛如黏巴達般貼上來、用力瞪大眼睛問「人家不知道吃什麼好啦~」,我還比較欣賞一碰面就有明確目標乾脆出發的。
        豈料,當我一時大意直接點頭,扭曲得堪與名畫《吶喊》媲美的表情立刻複印在阿茂臉上,瞬間我就後悔沒有附加一句「沒你說的那麼誇張」了。
 
        「唉娘喂呀~美加水某,阿爸我都不知道原來笙仔有受虐傾向!到底是我的教育方針哪裡錯了哩!」掬一把莫名辛酸淚,阿茂用教我火大的同情目光拍拍我的肩膀,「不要緊,就算你是女王控我也不會疏遠你的,放心追求受虐之道吧!」
 
        不必說,阿茂狠狠正面吃了我一個飽滿的拳頭。
        至於意外得知反差萌學妹是個西裝控,還得感謝便利商店裡設立的座位。偶爾她與洋甯會在假日早晨或中午時段待在店裡享用早餐、中餐,這個時候就是我正大光明旁聽她們對話內容絕佳機會了!(我發誓這和變態心理沒有任何關係)
        也許是聽久變成了習慣,有時……不,應該說常常,常常不小心從她們口中竄出強而有力的髒字,漸漸地我也就充耳不聞了。只能說人類適應環境的機能真的非常偉大,如今的我已經司空見慣到就算聽見,也像等同別人在說「今天天氣真好」一樣自然。
 
        「妳不覺得他很可愛嗎?好可愛!超級可愛!可愛死了!」
 
        洋甯極為小心地壓低聲音興奮吶喊,雙手甚至在空中激昂揮舞,顧及店裡有我跟小羅兩名店員在,還不至於像在演唱會現場那樣高速擺動。
 
        「喔,我是沒什麼感覺啦。」
        「真的很可愛啊!我最喜歡乾淨俐落的男生了,妳瞧他的指甲和頭髮……」
        「指甲和頭髮,是要下降頭喔?」反差萌學妹吸口草莓奶茶乾笑兩聲。
        「屁啦!我是指他的指甲修得超圓、頭髮也很乾脆啦!」
        「喔。」
 
        瞧她回應冷淡,洋甯嘴角一抽,自討沒趣地「切」了一聲。
        其實對洋甯的美好印象在第一次聽聞擲地有聲的「媽的」二字從她嘴裡飆出來時就已幻滅,更何況我早練就髒話貫耳也當是在問天氣好不好的境界。
        我清楚這個時代氣質這鬼東西真的無法填飽肚子,可我還是很想衝上前大喊兩聲「小姐請妳重視它的存在一下下也好啊拜託!」我幼小的心靈真的很難承受秀麗的外表呈現大叔才有的不屑這種違和畫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