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關於部落格
倒影,立在石上低頭回顧自己。逝者如斯夫。
  • 17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99%焦糖巧克力

 《我的英雄學院》實在太有毒了,最開始看還沒什麼感覺,結果就這麼毫無預警被炸得體無完膚,英雄魅力實在無法可擋,在各方面又刷新了我的紀錄(比如跳男角坑啦,寫了這篇少女漫畫文啊)。

面對CP大亂鬥的作品整個就是坐等被作者打臉的準備,好吧,其實我已經被打過臉了,但我真的比較喜歡飯田X麗日這對啊!飯田變成緊急處口的那當頭和茶子可是閃了一把啊啊啊我的眼睛睛睛睛!話雖如此,我卻先寫了勝茶到底是怎麼回事(極度驚恐)雖然體育季勝公主和茶子對戰那段也閃得我痛哭流涕沒錯,但事情好像不該這樣發展啊,而且本來我還寫著切爆耶(殊不知切爆寫起來超卡救命)。

總之,我腦袋被雷打到寫了一篇少女漫畫路線的勝茶,這大概是目前為止我寫過最粉紅的文了吧,從標題就散發濃濃的少女味,我一定是被外星生物入侵了才會寫出這種不像往常風格的文(依然非常驚恐)



CP: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99%焦糖巧克力〉

   猛然驚醒,白花花的天花板率先映入眼簾,麗日御茶子幾乎是彈坐起身,對於自己在保健室床上醒來這件事片刻間還反應不過來。就在近側的治癒女郎聽聞動靜,立刻轉過旋轉椅關心她的身體狀況,而她只能有點口吃地回答自己沒什麼大礙。
  腦袋終於回復正常轉速,這才倏地想起昏迷前經歷的戰鬥訓練,1-A的學生們被拆成兩人一組,目標是躲過設施內各種阻礙取回等同人質的氣球。訓練內容何等磨人就不必說了,可真正教麗日御茶子胃疼的還是歐爾麥特配給她的指定搭檔--爆豪勝己。
  其實他們在訓練中意外協調,雖然爆豪勝己的脾氣就跟他的「個性」一樣充滿火藥,但最後的合作應該算漂亮吧?因為氣球被綁在無視地心引力、懸於高空的鐵塔頂端,又礙於隨便將建築轟下來會讓氣球破掉導致任務失敗,所以麗日御茶子毫無疑問擔下了取回氣球的任務。
  可惜,即使她能令自身飄浮,距離和時間卻不夠長,最終只好冒著被燒成焦炭的危險讓爆豪勝己將她腳下的水泥炸上天,帶著她一起飛到極限高度。順利拿到氣球後一如計劃發動「無重力」的「個性」安全落地,他們甚至花費比來時更短的時間走出訓練場大門,然後--然後,她就華麗麗地在爆豪勝己面前吐了。

  「居然被看到那麼丟臉的畫面......」

  抓起棉被密實地將自己埋進裡頭,上次吐出來已經是入學考那天的事,雖說當時綠谷出久也離她不遠,但可不像這回爆豪勝己那般意識清晰、清清楚楚撞見,她該慶幸至少吐完後自己就當場昏倒而不必面對無比尷尬的狀態嗎?

  「哎呀呀,是不是還不舒服啊?」
  「啊、不!沒事!我沒事的!」連忙丟開埋得死死的棉被,麗日御茶子用力揮動手臂,證明自己並未逞強,「那個、請問,是誰送我來保健室的呢?我得說聲謝謝才行。」
  「喔,是那個叫爆豪的孩子吶。」
  「誒?!」
  治癒女郎絲毫沒察覺自己丟出的答案一瞬間在麗日御茶子腦中造成怎樣混亂的震盪,倒是一如既往翻出糖果餅乾交給眼前的女孩,「不過那孩子也真是,怎麼用扛的將病人扛進來?又不是在扛米袋啊,妳說是不是?」
  「用扛的......」

  啊,也是,畢竟是那個爆豪勝己,怎麼可以奢望他會用公主抱呢?而在麗日御茶子赫然驚覺自己似乎期待了某種不太對勁的幻想後,腦中尚未平復的震盪波動立刻從一道變成數十幾道。

  「呃、呃,現在是什麼時候呢......誒誒誒--?!已經這麼晚了嗎?!」

  明明是為了逃避現實才轉頭去注意牆上時鐘,不料指針所在位置更令她倍感驚恐,這一昏竟將下午剩下的課堂時間都給昏光了,學校裡恐怕早已走掉將近三分之二的學生,她卻有件非得在今天完成的事尚未達成。
  手忙腳亂跳下床,倉促向治癒女郎道過謝,麗日御茶子發揮最快速度一路往1-A教室奔去,拉開門板的力道過猛,一不小心還嚇著了仍待在裡頭沒走的幾名同學。

  「麗、麗日同學?妳沒事吧?啊,已經好些了嗎?」正收拾好筆記本和文具用品,綠谷出久抹去被嚇出的幾滴汗,來到她跟前開口慰問。
  「嗯!嗯!我好很多了。」說著,一邊向教室內來回探頭。
  「怎麼了?在找誰嗎?」
  「啊、不,我......」抿抿嘴唇,兩隻眼珠不禁有些慌張地四處亂瞟,「爆......豪同學,他已經走了嗎?」
  「小勝?是啊,剛剛才走--」
  「我明白了小久同學謝謝!」

  綠谷出久還來不及提醒對方剛剛那段話沒有斷句讓人聽得有些不清楚,急匆匆的身影早已飛也似的衝進教室抓過自個兒座位上的書包,並一秒轉出教室外,消失在走廊一端。
  抱緊懷中書包不斷狂奔,麗日御茶子不由得暗罵自己真是傻瓜蛋,明明上午進行一般課程的時候就那般輕易將義理巧克力送給了綠谷出久和飯田天哉,為什麼剩下的這個會如此難以交出手呢?而好不容易瞧見才離去不久的爆豪勝己,她又一個閃身躲入附近的樹叢。如果對自己解釋是因為擔心對方會突然惱羞成怒把她炸飛,過快的心跳是不是就能得到一個加速的藉口?

  「唔呃、親自拿給他搞不好會連同巧克力一起被炸掉,這樣的話......」

  指腹輕巧貼上從書包中取出的巴掌大禮物盒,失去重力的盒子有如棉花輕盈,麗日御茶子從樹叢中稍稍探出身子,閉起左眼瞄準目標,一把將義理巧克力拋扔出去,接著解除無重力狀態的盒子就直直從爆豪勝己頭上落下,砸了個正著。

  「(啊啊啊啊--失敗了!!!)」

  正當麗日御茶子在心中扭曲著大叫,爆豪勝己恰巧伸手接住從頭上撞落下來的盒子。其實落下的距離不多並沒什麼痛感,不過有沒有痛到和針對莫名被砸一事發怒顯然不具直接關聯。

  「誰啊?!拿這東西砸我,挺有膽嘛,哈--?!」

  啊啊,要是能跟葉隱透一樣擁有「透明」的「個性」該有多好。她開始用力祈禱自己不會被炸得過於壯烈。

  「不出來是吧?真以為我不知道躲在哪嗎?再不出來就連同這個炸成碎屑啊!」
  「不行--!那是要送你的不可以炸掉!」

  一時激動衝至爆豪勝己面前,意識到自投羅網的瞬間,麗日御茶子彷彿單腳懸空的僵硬石雕,直直定格在伸直手臂意圖阻止對方的姿勢。
  想要裝做什麼也沒發生,硬是收起古怪的動作艱難地側過身軀,卻被爆豪勝己一個「喂」字重新鎮壓,她又忍不住皺起眉頭,低低碎念「千萬別炸得太難看」之類的字句。

  「這個,是要幹嘛的?」
  「呃?!」小心翼翼將視線瞟向右方,意外地爆豪勝己臉上除卻單純的等待回答,竟再沒其他教人膽戰心驚的情緒,「那個......呃嗯、裡面是巧克力,因為情人節--」

  如果此刻再來選擇願意被炸飛還來得及嗎?瞧爆豪勝己略為瞪大的眼睛,她知道剛才的說法實在不是用「不妙」或「很糟糕」可以形容,而且越是解釋越是引人誤會,然而她的嘴巴依然不由自主地焦急著解釋。

  「不、不是啦!雖然是情人節,但那是義理巧克力!是、是要謝謝你,之前,就是體育季的時候,那時你很認真地......那個,就是你沒有小看我,很認真地跟我對戰了,所以我很感謝......儘管也很害怕!但還是謝謝你!還有今天也是,謝謝你帶我去保健室!雖然是像扛米袋一樣扛去的!」

  深深吸一口氣緩和呼吸,極度混亂的言語就連自己都不曉得究竟說了什麼,對方遲遲沒有下一步反應,八成聽不明白她想表達的意思。
  直盯滿臉絕望的麗日御茶子半晌,爆豪勝己忽然放下肩上書包,從中取出一張橫線紙揉成一團;左手拋了紙團幾下,掌心竄出的微量火花輕易地將之炸飛出一道拋物線。受到那聲無預警爆裂的驚嚇,麗日御茶子反射性閉起雙眼,隨後便感覺頭頂傳來被東西砸到的觸感,而那個輕輕砸到她的東西現在正落在腳邊,一部份被燒掉了,一部份則黑了大半。

  「那個『無重力』是妳的『個性』吧,既然是自己的『個性』就快點掌握好,別動不動就吐,很煩啊。」
  「......才吐兩次啦。」
  「吼?是喔。」

  那算是笑了吧,即使貌似帶了些許嘲笑的成份,卻也足夠讓麗日御茶子沒能趕在爆豪勝己轉身離開前繼續話題,不過她倒也還沒掌握和對方大篇幅閒聊的技巧就是了。
  蹲下身撿起疑似用來報復她拿禮物盒砸人的焦黑紙團,無意間察覺上頭寫了些字,終是忍不住好奇試著撥開它。

  「咦?這個字跡和內容......不是小久同學的英雄筆記嗎?而且還是關於我的?!」

  過於驚訝害得手勁一個沒留意捏碎了本就脆弱不堪的紙,焦黑化作細屑飛散,連同那段唯一用不同字跡所加註的「飄浮過久會吐」也滅證似的歸於虛無。仰望已不再沾染黑色粒子的橘紅天空,麗日御茶子抿起唇,怎麼也掩飾不了高高揚起的嘴角。

  「說起來,剛剛也收到了巧克力。」

  翻出口袋裡治癒女郎贈送的一把糖果餅乾,挑出混雜於內的一塊方形巧克力,拆開包裝紙丟入口中,微苦的甜膩滋味瞬間融化開來。

  「嗯,焦糖口味!」

  那麼,爆豪勝己姑且算是收下她的那份了吧。
  包裹著焦糖的黑巧克力,苦苦的,甜甜的。



--〈99%焦糖巧克力〉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