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關於部落格
倒影,立在石上低頭回顧自己。逝者如斯夫。
  • 17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然後,然後,》(新社員/雷東)

各位廢社員們好~這是《新社員》雷東同人小說本試閱,先下收一些簡單資訊:


書名:《然後,然後,》
CP:雷殷甲X東聲敏
性質:正經偏輕鬆向,R18(這超重要!(ㄍ
頁數:74頁(兩萬三千多字)
價格:120元
販售時間:新社員only(已結束)
攤位名稱:教官室08-蘭若寺高中謠言社



*4/2補上完工的封面!這次的繪師依然是年糕喔!0w0/
*5/2開始【通販調查】


------【試閱一】

  異樣的光滑感令雷殷甲頓時知曉對方換了衣服,因為一直沒再看見,還以為搬家時根本沒有帶來,原來那件浴衣仍好好收著啊……不,不對,既然東聲敏正穿著浴衣,不就代表……剛剛他被放生的時候對方其實直接在他面前上演脫衣秀了嗎嗎嗎嗎嗎──!!!
  赫然突破了什麼而瞬間炸裂的雷殷甲嘴巴不自覺呈現震驚的O字型,不等他收回震驚並哀嘆自己為什麼那麼傻愣竟乖乖聽話不扯掉蒙眼帶,那份熟悉熱度更進一步趨前,某種瀕臨危險的警訊終於喚回他的聲音。
  「喂、東──」
  「噓……」
  掌心覆蓋所有字句,明明隔著一隻手,要他別再說話的吐息卻無比清晰地迎面拂來;橫跨大腿的重量像定身符,牢牢鎮住所有行動思考,只能任由東聲敏牽著他將撫觸從臂膀一路下滑至腰骨。腦中驚駭遲遲未退,雷殷甲像遺忘怎麼操縱自己,直到對方鬆開手依然僵直地坐在那。
  「怎麼,你不要?」
  什麼叫做「內爆」,雷殷甲算是懂了。
 
 
【試閱二】

  東聲敏知道的,他無須再擇一棄一,想回老家探望母親,對雷殷甲說一聲交代行蹤就行,即使母親並未完全接受他選擇的伴侶,所以目前為止仍是只有他一人回去探望,至少他們母子能像從前聊些家常;然而小雪的情況不同,東聲敏不敢想像當雷殷甲親耳聽見小雪喊他爸爸時心中會是何種感受,那彷彿在提醒對方他曾與別人共結連理,他曾給予別人的東西──婚姻、孩子──卻無法同等地也給予雷殷甲。
  每次寄生日禮物或信件到前妻家中總是小心翼翼,就擔心被撞見引起尷尬。他怕自己掌握不了那條界線,究竟要控制在多少次數、能提哪些內容才不會顯得他好像極度後悔和前妻與女兒分開?究竟要用怎樣的語調、怎樣的表情在雷殷甲面前說出「小雪」這兩個字才不會令空氣凝滯?
  他再也不想讓對方因為自己還有自己的家人感到受傷了,再也不想,只是無比可恨,人啊終究懷抱貪婪。最初僅僅奢望著能在一起便好了,而真正擁有彼此後又進一步想得到更多,每每向雷殷甲開口說要回老家,心底總依然忍不住閃過一股罪惡,遑論要他原諒為了一個和小雪有同樣小名的孩子而動搖的自己。
 
 
【試閱三】

  回到臥室的時候東聲敏正直直坐在床上面對一片白牆傻笑,好似想起什麼開心的事情般。叫了他幾次才引起他的注意,呆愣半晌,東聲敏忽然衝著雷殷甲露出毫無防備且極致柔和的笑,並輕輕地在齒間呢喃那個再熟悉不過的名字。
  「小雷……」
  小小倒抽一口氣,雷殷甲略感慌亂地撓撓紅髮、拉拉衣服,沒做任何準備就面臨這番巨大衝擊對心臟真有點不好,但他仍記得自己等待對方半醒的目的,他可不會因為東聲敏那樣對他笑就當作沒有輸贏之約一回事。
  「東,你輸我了喔。」
  知道對方意指什麼,原本高高牽起的嘴角頓時扁了下去,「……才沒輸。」
  「喂,不准耍賴。」坐落東聲敏身邊,對方抿起薄唇不甘心的樣子差點就讓他放棄追究,「誰叫你明明知道拼酒拼不過我還是要接受挑戰啊。」
  「這次只是狀況不好……」
  「對對對,狀況不好──那你是承認輸囉?」
  虛張聲勢的怒瞪僵持盯著他許久,雷殷甲也不急,反倒頗為期待這回東聲敏會怎麼兌現賭約,那時他們是這麼說的:假如雷殷甲輸就乖乖吃全素一個月,要是還讓東聲敏替他收拾善後就再多加一個月;若東聲敏輸則依照老規矩──從他們第一次比酒量便定好、不曾改變過的規矩──他必須做一件自己感到羞恥,但雷殷甲會開心的事。



------
《然後,然後,》試閱到此結束!
我好擔心標R18會被認為是欺騙世人,平常吃得太髒,看世界的標準都變嚴苛了(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